返回栏目
首页历史人文 • 正文

朱子:婺源生态保护引路人

时间:   来源: 婺里徽音

  题记:任何社会美好的背后都离不开文化的支撑,婺源优美生态环境背书着“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生态文化理念,这离不开理学大师朱子对故里的引领。

良好的生态环境是支撑婺源全域旅游发展的重要基石,绿色生态是婺源最大财富、最大优势、最大品牌,也是婺源先辈留给后代最珍贵的遗产。婺源良好的生态环境是婺源人民百般呵护的结果,背后是婺源传统生态文化的有力支撑,而婺源传统生态保护理念的养成得益于理学大师朱子对故里的引领。
     1.朱子生态思想的内涵。
生态文化是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文化,中国传统生态文化是在悠久的农业文明中延续了数千年之久的伟大传统,是先辈关于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丰富经验和深刻智慧的结晶。朱子的生态思想是对中国传统生态文化的传承与发展。

中国有着“天人合人”的传统文化,宇宙自然是大天地,人则是一个小天地。人和自然在本质上是相通的,一切人事均应顺乎自然规律,达到人与自然和谐相处。北宋时期,在人与自然的关系问题上,人们已经认识到自然与人类是相依相存的关系,人类应该尊重自然。张载在《西铭》中说“天地之塞吾其体,天地之帅吾其性,民吾同胞,物吾与也”。认为天下人都是自己的同胞,自然万物都是自己的朋友,人类必须以爱心善待自然。又说“于时保制之,子之冀也;乐且不优,纯乎孝者也”,要求人类像子女尽孝一样按时节保护自然,并以之为永恒的乐趣。认为是大自然养育了人类,大自然就是人类的父母,人要像对自己的父母一样,尊重、敬畏、关爱大自然。
朱子的生态思想继承了先辈的优秀成果。他在《周易本义》中指出:“保合大和即是保合此生理也,天地氤氲乃天地保合。此生物之理造化不息,及其万物化生之后,则万物各自保合其生理,不保合则无物矣。”朱子通过解释“保合大和”,认为世间万事万物,包括自然界和人类,都“真性常存,生生不穷”,都是活泼泼的充满生命力的有机整体。所有生命出自一源,生于同根,就像是同一个大家庭的不同成员,人们应该尊重所有生命,爱护天地万物。
朱子在《西铭解》中阐发张载的“民吾同胞,物吾与也”思想时,指出:“惟吾与也,故凡有形于天地之间者,若动若植,有情无情,莫不有以若其性,遂其宜焉,此儒者之道,所以必至于参天地,赞化育,然后为功用之全,而非有所强于外也。”“人物所同者,理也;所不同者,心也。”人与物性的共同根源是天地之理,人性与物性的形态为天地之气所构,人与世间万物之间存在同源关系。另一方面,对于“吾与”,朱子认为:“人物本同,气禀有异,故不同。”承认万物属性之异同。讲“吾与”就落实到其对人与物“不同”的观点。朱子认为:“论万物之一原,则理同而气异;观万物之异体,则气犹相近而理绝不同也。”朱子还指出:“却道天下是有许多般性,牛自是牛之性,马自是马之性,犬自是犬之性。”朱子认为不仅人与物性不同,就是草木、牲畜等万物之间的属性也是不同的。认为天下万物虽有人兽、草木、枯槁之形气区别,但宇宙万物都具有独立存在的生命价值。朱子通过阐发张载的“民吾同胞,物吾与也”思想,告诉人们,要真正认识到自己是自然生态系统中的一部分,必须尊重和保护自然,应该对天地万物一视同仁,给予一定的尊重和爱护,这才能使自己体验到人之所生、所存在的价值意义,达到“天人合一”的境界。
总之,朱子的生态思想就是主张人类与自然界是和谐统一、共融共生的有机整体,作为社会生活中的道德主体的人类对自然和谐同样具有道德责任和义务。
       2、朱子生态保护的实践。
朱子在传承中国传统生态文化的过程中,不仅仅是言说,更身体力行作表率,重视保护自然环境。在绍兴年间,朱子任同安主簿时筑长堤,就被人认为是补龙脉。据《同安县志•名胜》卷八载:文公堤,距城北里许,有大石倚山麓刻“应城山”三字。明代刘存德题其旁云:“朱子为同安簿,筑堤以补龙脉。”朱子还在同安县治对面的山上造峰耸其势,后人谓之“文公尖”。小盈岭位于同安、南安交界处,是同安通往泉州的古道驿站。这里山脉延绵,上接三魁山,下连鸿渐山,是同安东北的自然屏障。但由于小盈岭地势偏低,成为东北风进入同安的风口。因此,巷东一带自古有“沙溪七里口,无风沙自走”的民谚。朱子在同安主簿任上,曾到小盈岭巡察,便在小盈岭建造一座石坊“以补岭缺”,并亲题“同民安”,意为“安斯民于无既”。同时,还在坊后栽种三株榕树,冀抵御风沙。数百年来,文公堤、文公尖与同民安坊,成为当地重要的生态景观和亮丽的风景线。

当时,一些人自觉保护自然的意识淡薄,为了生计、为眼前利益,也在破坏自然环境。绍熙五年(1194)五月,朱子担任荆湖南路安抚使兼知潭州时,朱子在巡访中发现南岳衡山自然环境遭到人为的破坏,他立即采取措施予以整治。朱子严立纲纪,广施教化,法治与德治并行,综合治理。亲自制订《约束榜》,其中一条明令禁止民众随意砍伐、盲目开垦,同时号令寺院开展绿化活动。榜文曰:“照应本州管内南岳衡山系国家火德兴隆之地,崇奉之礼,极于严肃,合行封植,以壮形势。近来官司失于守护,致得诸色等人妄行斫伐,林木摧残,土石破碎,无以保国威灵,停蓄云气,慰一方瞻仰归依之望,事属不便。契堪其地并属寺观所管,即与民间无相干涉,理宜措置。今贴合同李修职躬亲前去体究相度,勒本县巡尉,责本寺主首标识签押,除深山人所不见之处,许令依旧开垦种植外,其山面瞻望所及,即不得似前更行斫伐开垦。向后逐年深冬,即令寺观各随界分,多取小木,连本栽培,以时浇灌,务令青活,庶几数年之后,山势崇深,永为福地。”公文发布之后,违者必究,有力地保护了衡山的完整、美丽,不再致水土流失,令其景永续存在。
在朱子的大力整治下,衡山的自然生态得以修复。倘若当年不采取措施加以保护,任其砍伐树木、挖掘山石、开垦种禾,南岳衡山就会失去整体美,成不了如今全国重点风景名胜区。
     3、朱子对婺源生态保护的引领。
南宋淳熙三年(1176年)三月中旬,时隔二十七年,朱子在知己蔡季通(闽建阳人)的陪同下重游婺源,省亲扫墓。儒士汪清卿久慕朱子大名,力邀他下榻其家。朱子重归故里,受到族人、朋友、门人弟子的礼遇和招待。朱子在族人陪同下祭扫了祖墓,并撰写了《归新安祭墓文》:“一去乡井,二十七年。乔木兴怀,实劳梦想。兹焉展扫,悲悼增深。所愿宗盟,共加严护。神灵安止,余庆下流。凡在云仍,毕沾兹荫。酒肴之奠,惟告其衷。精爽如存,尚祈鉴享。”
朱子在城西南九老芙蓉尖祭扫四世祖维甫妻程氏墓时,见四周空旷,树木稀疏,告诫族人要植树培基,蓄水固土,改善环境,并亲自在墓四周栽种了24棵杉木。后来,县人为感怀朱子的教诲和善举,将朱子手植杉木的“九老芙蓉尖”易名为“文公山”,走过的岭称为“文公岭”,以寄托故里对他的追思。婺源县官府在岭上建“积庆亭”,在亭边立“枯枝败叶,不得挪动”封禁碑,并派人守护。现如今,文公山郁郁葱葱,文公岭绿树掩映,路两边茂林修竹,藤曼缠绕,密不透光,树下腐叶厚可盈尺,俨然是一番原始森林的景象。当年朱子手植的杉树尚存16棵,最大的杉木要三人合抱、高达26米,成为我国南方仅存的南宋人工杉树群落。

如今,人们身处文公山,无不感受到朱子生态文化思想对婺源大地的深刻影响,无不感受到婺源百姓对朱子生态文化思想的尊崇与力行。
随着朱子理学思想影响的逐步扩大,社会教化逐步加深,婺源民众读朱子之书、服朱子之教、秉朱子之礼,朱子的生态文化思想逐渐深蕴于百姓社会生活之中,婺源百姓的生态保护意识不断得到强化,朱子倡导的尊重自然、爱护万物的生态文化思想日益深入人心,对婺源生态文化的孕育产生深远的影响。
朱子特别注重人居环境的和谐,他的风水观念与生态思想有着密切联系。朱子在建造住宅尤其是建造书院时,不仅在山水朝向等方面精心选址,还要求风景也是当地最优美的。天然的自然环境不可能完全合乎人居理想的状态,还必须采用避让、改造等方式加以人工调整,达到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最高境界。淳熙十年(1183),朱子在武夷山中九曲溪畔五曲隐屏峰下建造武夷精舍,既有人工造景仁智堂、隐求斋、止宿寮、观善斋、寒栖馆、石门坞、晚对亭和铁笛亭等建筑,又容纳有天然景观钓矶、茶灶、渔艇,远近疏密,错落有致,有天人合一之功,武夷精舍成为诸多学者神往之所,四方来者,莫不叹其佳胜。
在朱子的教化作用下,婺源百姓非常重视村落环境的营造与保护。水口就是村落与村野的结合部,也是村落的大门,是最为看重与营造的村庄胜景。这里往往古树林立,溪水潺潺,或建文笔石塔,或建亭榭桥梁,使其成为村落风景最美的地方。为了优化村居环境,使村落生机旺盛,婺源民间历来就有植树绿化的传统,以珍贵林木绿化村落环境、改善气候的习俗。

今日漫步婺源乡村,随处可见村落来龙水口茂林修竹、浓荫蔽天的秀丽景色。“绿树村边合、青山郭外斜”的古村落是婺源传统生态文化的生动注释。

    相关文章Related

    返回栏目>>

    中共上饶市委宣传部 上饶市政府新闻办公室

    服务热线:0793-8218235 广告热线:0793-8223269